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案例分析:水镜狼塔事件

2017-7-3 22:03| 发布者: 驴小妹| 查看: 1223| 评论: 0 |来自: www.tanlulv.com

简介
  案例背景简述  2016年,李少枫领队在月下门网站发起了一个新疆郎塔C+V线的AA活动,活动说明里写到:“常规户外最高等级、与野兽为伍。。。。。。活动难度等级:9级(常规户外顶级),全程186公里,累计上升111 ...

  案例背景简述
  2016年,李少枫领队在月下门网站发起了一个新疆郎塔C+V线的AA活动,活动说明里写到:“常规户外最高等级、与野兽为伍。。。。。。活动难度等级:9级(常规户外顶级),全程186公里,累计上升11133米,累计下降10157米。。。。。。此线路完全考验团队的协作精神,。。。。。。谢绝大部队等小分队或个人”活动时间计划从9月25日至10月5日(9天半徒步),全队共12人。
  10月13日,参加活动的队员之一,水镜(shuijing0611),在月下门发布了参加活动的游记,题目为:“一个人的狼塔极虐游记”,采用日记流水账的形式,详细记录了自己参与活动的过程,以及自己一路追赶队伍,在徒步第7日按原计划时间到达营地,却发现自己被抛弃,之后在无人区迷路,险中求生的经历。
  此事引起了驴友们较为广泛的关注和讨论,下面是根据对事实线索的简要整理,结合对户外AA的理解,做的一个案例分析。
  事情的经过和分析
  1)领队招募来自全国各地,包括部分素未谋面的驴友组成队伍。由于多数队员不在北京,领队没有组织团队磨合活动,活动之前,团队的所有交流都是通过微信群或QQ群。
  水镜在报名郎塔活动之前,参加过领队的2次活动,但是没有建立对领队完全的信任。由于活动的时间比较合适,也出于对自己体能的自信,还是选择了报名。
  分析
  领队:作为AA领队,走危险线路却轻率组队,今后应引以为戒。在户外AA活动中,领队首要责任是“安全第一”,去走危险路线,整个团队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领队事先非常清楚“此线路完全考验团队的协作精神”,但是却从全国各地招募彼此不熟悉的队员,事先没有进行团队磨合。组建这样的队伍,领队是把安全考虑放在首位了吗?
  水镜:走郎塔,跟AA队,选择不能完全信赖的领队和不熟悉的队友,对这样的队伍来说,友爱、包容和互助是一种奢望,需要靠运气,所以需要做好独立完成活动的一切准备,否则应该加入一个靠谱的团队。自己行为的后果,只能自己承担,教训是深刻的。
  2)9月25日,水镜乘火车到达乌鲁木齐,领队告知集合计划临时改变,要求打车去集合。因为路上乘车不顺利,水镜一路上被其它队友多次催促,到达后被队友要求罚唱歌,感到不满。在此期间,水镜请领队帮忙买羊肉,领队和一个队友一起去买,这个队友对水镜指使领队购物的行为感到不满,领队最终没有买到羊肉,水镜认为是态度问题导致没有买到。
  分析:从一开始隔阂就产生了。
  3)9月25日,在去往第一个营地的路上,水镜发现新鞋磨脚。
  分析:走长线穿新鞋是大忌,应事先徒步试穿。
  4)9月26日,徒步第一天,领队希望赶超原计划,去更远的营地,被队员集体劝阻,按原计划扎营,下午3点到达营地。时间还早,水镜自己烧水,用毛巾擦身,用浴盐泡脚半小时,用洗衣粉洗衣服。有2个队友建议一起吃饭,等水镜泡完脚,用案板把6种食材切好,用4种以上调料烹饪,香肠煮熟,切好,这时队友已经就着榨菜把米饭吃完,表示不想吃饭了。水镜自己吃完饭,刷完餐具,漱洗完毕,时间是晚上7点左右。
  分析:
  领队按照9天半的徒步时间制定了路书计划,从第一天开始,他就采取了一路赶超计划的风格,领队自己的解释是:“大家的进程尽量往前赶,这个季节去下雪的概率很高,早出山早安心。”,领队原计划10月5日中午之前出山,买的是10月5日晚上的机票,早出山也可以安心不会误机。
  水镜从小长期接受运动员训练,在体校进修过运动膳食营养专业课,重视长线徒步中饮食的营养搭配。他对狼塔C+V路线的认识也与其它一些队友不同,认为狼塔C+V的难度没有狼塔C线大,不算顶级线路,可以用更轻松的态度去面对。个人生活经历的不同,对活动认识的不同,导致了他的行为与队友反差较大。
  5)9月27日,第二天,队伍规定7点半出发,水镜收完帐篷晚了一些,领队留下等待。之后水镜出现高反,大约半天时间落后等待他的队友2个半小时。队友劝水镜减轻负重,丢掉一些东西,水镜没有同意。经协商一致,水镜同意自己一个人追队伍,队友不再等待。之后,水镜下山追队伍时因新鞋磨脚严重,影响了速度,傍晚没有按计划到达营地,独自在半路扎营。
  分析:鞋磨脚是影响水镜速度的重要原因,尤其是下山追队伍的时候。负重是相对次要的因素。
  6)9月28日,第三天,由于前队休整晒装备,水镜追上了队伍。到达营地后,全队开会,劝退2名队员跟商业队走,领队负责联系免费跟商业队走。水镜表示想再尝试一下,如果追不上队伍,或者晚上无法到达计划的营地再说。领队表示,如果水镜跟不上队,就请他跟商业队走。
  分析:领队对水镜很不耐烦,跟不上队就是累赘。徒步仅进行了3天,水镜了解自己的体能和耐力,希望再尝试一下跟队,这样的要求是否合理呢?
  7)9月29日,第四天,水镜虽然仍受到脚伤困扰,但成功追上了队伍,和全队一起在营地扎营。
  分析:水镜用实际行动,证明了自己可以跟队。
  8)9月30日,第五天,水镜曾经在途中停下来,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等待一个当时状态不佳的队友。作为回报,今天,这个队友也在中途停下来,花了很长时间等水镜。两个人晚上在距离领队2公里的营地扎营。队友劝水镜减负,水镜没有同意。
  分析:队友认为负重导致水镜速度慢,其实脚伤才是最大的原因。水镜的脚受伤严重:“两脚大拇指都肿了,左脚尤为厉害,大拇指指甲盖底部起来水泡,脚趾是平时的一倍肿,右脚大拇指左侧也起了个大水泡,小拇指都破皮了,还有点出水。”
  9)10月1日,第六天,水镜和队友同时出发,队友劝水镜下撤,水镜表示想再试试。队友走得快,没有等待水镜。水镜独自走错了路,耽误了3个多小时,傍晚和一个新疆队一起扎营,距离领队营地7公里。而前队分了3个地点扎营,其中1个队员走得最快,独自扎营,领队和另外5个队员在一个营地,还有2个队员落后领队1公里距离扎营。
  分析:3个小时走7公里问题不大,问题出在迷路耽误了时间,水镜对自己有能力跟队的判断,至少从速度和体能上是没有问题的。如果当时队友等待水镜一起走,2个人都可以按时到达营地。这个团队的问题,到底出在哪里?
  10)10月2日,第七天,按照领队制定的路书,这一天应该在绿湖营地扎营。由于之前一直超前赶路,领队决定在中午12点从绿湖出发,继续前进。理由是有一位队员觉得冷,另外一个走得最快的队员早就从绿湖出发上山,发现山上开始下雪,所以领队中午判断,如果全队在绿湖营地等候,可能会因天气原因被困。水镜在18:00赶到营地,发现全队没有在绿湖营地,已经提前走了。水镜在绿湖营地和商业队一起扎营。
  当天晚上,领队在另外一个营地和其它几位队员商量,大家集体决策不再考虑水镜跟队,出山以后再说。
  分析:回顾水镜跟队的整个过程,“友爱”“包容”“团结”,这些温暖的词汇都很难用来形容这样的一个团队。领队从组队开始,就没把全体队员的安全放在首位,当他决定抛弃队友的时候,倒是考虑了安全问题。
  11)10月3日,第八日,早上9点开始下雪,下午3点雪才停。出于安全考虑,水镜和商业队一直在等雪停了再出发。如果下午3点出发,当天来不及到达下一个营地, 所以大家只能留在绿湖营地,等待次日再出发。
  12)10月4日,第九日,天气晴好,水镜决定不再跟队,返回到CV分界线坐车下撤(第六天队友劝水镜下撤的地点)。这一天下午17:00,水镜路过第六天扎营的地点,继续向前走,晚上9点多,独自路边扎营。
  分析:水镜在第六天有过一次迷路,这次选择独自下撤,是很冒险的决定,更稳妥的办法是和绿湖营地遇到的商业队一起结伴。
  13)10月5日,第十日,水镜迷路,艰难跋涉,途中向牧民问路,之后为了躲避野兽改变路线,阴差阳错走到一个有铁丝网的牧区,晚上一个人在路边扎营。
  14)10月6日,第十一日,水镜走到一个村落,遇到一位蒙古族牧民,告知水镜走错了路,再走就进山了,需要10多天才能出山。牧民用摩托车把水镜带到7公里外自己的家里,这里是狼塔C线的终点(也是狼塔D线的终点)。之后水镜接到了队友的电话,队友表示挂念水镜。水镜和6名从狼塔C线出来的驴友一起搭车,再转车,于10月7日凌晨1点到达乌鲁木齐。之后乘飞机,9日上午回到北京。
  分析:能活着出山有很大的运气,水镜是一个幸运的人。



  你怎么看?





本站部分文章由探路驴驴友提交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收藏 分享 邀请

相关阅读
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精彩阅读

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
瑞星网络安全 网络110 360安全中心 经营性网站备案中心